超级PK10

                                                    超级PK10

                                                    来源:超级PK10
                                                    发稿时间:2020-05-29 14:32:51

                                                    “截至1926年,洛克菲勒已经通过国际计划直接或间接地向德国的数百名研究人员捐赠了约41万美元(约今天的400万美元)…受益的纳粹研究人员包括恩斯特·鲁丁(Ernst Rudin),他后成为希特勒系统性医学镇压的领军人物。”(这些信息是作者从洛克菲勒档案库里找到的)

                                                    (惠特曼《希特勒的美国榜样》节选)

                                                    这一制度安排没有修改基本法,也没有取代或废除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仍有尽早完成基本法第23条规定的立法责任。任何维护国家安全的立法及其实施都不得同人大的决定相抵触。

                                                    《保护德国血统和德国荣誉法》允许纳粹将犹太人和雅利安人之间的婚姻和性行为定为犯罪,换汤不换药地运用了美国《种族完整法》的精华,但是并没有采用“一滴血法则”,而是规定犹太人是指任何拥有三个或更多的犹太祖父母。

                                                    希特勒对于扩张纳粹德国领土,为 “血统纯正的德国人”争取到更大的“生存空间” (Lebensraum)有极大的野心。在阅读德国作家卡尔·迈所写的关于美国西部扩张的小说后,他多次称赞美国西进运动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一制度安排,将有效地维护香港特别行政区国家安全,有力地巩固和拓展“一国两制”的法治基础、政治基础和社会基础,不会影响香港高度自治。

                                                    美国耶鲁大学法学教授詹姆斯·惠特曼在其书《希特勒的美国榜样》(2017) 中详细描述了以希特勒为首的纳粹德国立法者们是如何从美国种族法案里得到启发,从而编写纳粹版本的迫害犹太民族及其他少数族裔的法案。惠特曼教授在前言里写道,尽管在此领域里研究的史学家有着不同的观点,但是不可否认希特勒早在1925年出版的《我的奋斗》里就表达了对美国种族主义社会的崇拜之情,并且日后德国纳粹从美国种族隔离法案里得到了极大的灵感来修订他们的《纽伦堡法》。

                                                    希特勒在《我的奋斗》里写道,“对德国而言,制定健全的农业政策的唯一可能性就是在欧洲本身内部获得领土”。值得一提的是,欧洲当时并没有无人居住的土地,若想要扩张,便只剩一种方法:侵略。

                                                    9、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时是否会征求港人意见?

                                                    回归以来,香港居民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依法得到充分保障,而且享有比港英时期更为广泛的权利和自由。但任何权利和自由都不是绝对的,必须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维护国家安全是保障人权、保护香港居民权利自由的重要前提和基础。